生辰八字算命
八字算命排盘
六爻算卦排盘
玄空风水排盘
奇门算命排盘
免费在线算命
八字算命板块
周易算命板块
面相手相算命
风水算命板块
奇门算命板块
取名起名建议
八字算命资料
周易占卜资料
面相手相资料
风水堪舆资料
奇门算命资料
紫薇斗数资料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八字算命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479|回复: 0

孝感天地女儿心卍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 20: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则拜佛再一次地恳求佛菩萨加持父亲正念分别(祝祷文同前 )。拜了一阵了佛之后,突然想看看父亲(我都会一直注意父亲的情况 ),这时看到父亲嘴唇动了三下,就不呼吸了,当时是一九九八年一月九日星期五的下午四时五十分左右。

五、断气后的助念

至心念佛(一九九八年一月九日星期五晚上)

发现父亲不呼吸了,当时有些紧张,后来马上想起廖居士提醒我,在处理父亲整个助念的过程中,绝对不可以慌乱,心要清净才能跟佛菩萨相应。我轻轻碰了一下父亲的手心,仍是暖的。但我不敢再去乱碰其他地方,因为很怕在父亲神识离开肉体的这整个过程中,造成父亲的痛苦。我赶紧去叫醒才刚休息的小姑,请她先代班助念,我则再打电话到台北请教廖居士。当天廖居士人不在检验所,但仍很幸运地与廖居士联络上。我将情况向廖居士说明,廖居士问我:‘你父亲还有没有脉搏?’我说:‘不知道,我也不会把脉。’廖居士又问了一些问题,我一一回答,最后廖居士说:‘整个过程都很如理如法,事情应该是很圆满的。’廖居士又告诉我要继续为父亲助念至少八小时。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决定要助念到星期六的下午,也就是从父亲星期五下午断气后再助念满二十四小时较好。同时在每一炷香上香时,除了请求佛菩萨慈悲接引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外,我们还会向父亲开导如下:

‘爸,爸,爸(大声叫三次),你这一世的寿命已经尽了,现在请你跟随我们一起来念佛,看到阿弥陀佛拿著莲花来接你,你要欢欢喜喜的跟著阿弥陀去西方极乐世界,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你就永远脱离痛苦,永远得到安乐。’

同时再将此次父亲往生的所有功德,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午夜时分,为了能保持体力专心念佛,我先去休息。虽然人躺在床上,但仍然想著断气后的注意事项,是不是都已经交待清楚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让小虫子或蚊子等叮咬到亡者的身体,以免亡者感到极大的痛苦而无法专心念佛,错失往生良机。这一点我跟小弟提过,小姑看过‘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应该也知道。但躺了一阵子,仍然睡不著,我起身想:‘还是再去叮咛一次好了。’我又到父亲的房间叮咛小姑,要注意不能有任何小虫子或蚊子碰触父亲的身体。事后小姑告诉我,她原来不知道要注意这一点,自从我去告诉她之后,她便将接近父亲身体的小虫子赶走。

境界现前(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上午,我与妹妹开始与葬仪社联络。我们希望以佛门如理如法的方式为父亲办后事,但当时在与廖居士或其他人请教时,我大部份请教的都是有关助念的事,至于往生之后的处理,则完全没有概念,所以只好看看那一家葬仪社能以佛门的方式为人办后事。后来接触到一家知道如何以佛门的仪规来办后事,老板表示必须先租个冰箱将父亲的遗体安置。将父亲的遗体安置在冰箱之中,我不知道好不好?家母及妹妹也不知道好不好。当天为了这个问题,我到处打电话想请教廖居士,但是就是找不到廖居士。我又问到华藏图书馆的师父,师父说以不铺张、不讲求面子上的好看、要能让父亲得到真实利益的原则来为父亲办后事,一切随缘即好。师父也提供了我几个知道如何以佛门仪规办理后事的葬仪社(都在台北)的电话,或许可以对我有帮助。本来这件事很困扰我,后来一想:‘我这不就心不清净了吗?’念头一转,心定下来,就决定接受这里葬仪社现有设备的安排。葬仪社说好下午六点多将冰箱送来,并在家里庭院安置灵堂。

由于当时要负责联络很多事情,所以助念的工作主要就落在小姑的身上。午餐后,小姑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了,就由妹妹暂时接班。小姑才休息没多久,就起来说她见到一些景象,像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景象,小姑因为睡不著,就干脆再起来念佛。当小姑走进父亲的房间时,妹妹告诉小姑:‘刘姐姐,好在你来了,我快要睡著了。’小姑念佛当中突然感觉她的任务重大,于是搬了椅子坐在父亲床前紧盯著父亲看。没多久,小姑看见一只小虫子几乎要到父亲的鼻尖附近,小姑便赶快挥开。约莫念佛念到星期六下午两点二十五分左右,小姑看到有白色气体由父亲头顶上冒出,接著又有气往头上冲。我来接班为父亲念佛时,也有看到白色气体往上升。我此时轻轻以手背碰了一下父亲的手背,是凉透的,这与书上说得很相应,书上说人神识若离开肉体之后,身体会凉透。整个断气后的助念过程中,我只触碰过父亲的身体三次,一次是父亲刚断气时,我轻碰父亲的手心,发现手还是暖暖的,第二次是向廖居士电话请教之后,为父亲把脉,第三次则是断气后助念二十四小时快圆满时,以手背轻触父亲的手背,发现父亲的手背是凉透的。虽然书上说可轻触头顶,来判断亡者是否往生西方净土,但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书上说的是有经验的人可以这么做,而我与小姑完全没有经验,深怕乱碰会造成父亲的烦恼而错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良机,所以我们没有这么做。事后我们一算,自一九九八年一月六日星期二晚上十一时正开始念佛号,至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下午五时正,我们为父亲共助念了九十小时。

当天晚上六点半左右,葬仪社的老板打电话来问父亲的衣服换好了没有?我回答说:‘没有,等你们来换啊!’挂上电话之后又到了该上香的时候了,我上完香拜完佛,突然觉得该是我们来为父亲换衣服。于是我和妹妹为父亲换上事先已为父准备好的居士服、海青及新袜、新鞋等。这是父亲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穿居士服及海青。换的过程相当顺利,父亲的身体柔软很好移动,所以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帮父亲更衣完成。换完之后,我指著额头跟妹妹说:‘蓉,你看,我头上都是汗。’我也才看到妹妹脸上也都是汗,妹妹还告诉我:‘我背后的衣服都湿了。’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因为那时是冬天,由于一直在念佛,不觉得冷,所以都只穿一件薄长袖的上衣,但还不致于到流汗。后来我在念佛时,突然了解是因为佛光照住的关系,所以才会在为父亲换衣服时流汗。

自从父亲断气之后,到我们继续助念的这二十四小时中间,父亲的容貌由两颊泛黑渐渐转变为正常的肤色,而手背上紫黑色的凸出血管,颜色转为红润。这些都是我们未曾见过的。当葬仪社的老板要将父亲由房间移置客厅的冰箱时,由于父亲身体柔软,必须三个人协助,一人在头一人在脚一人在中间扶住搬出来,而且还差点滑下去。

一片祥和(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一日星期日以后)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一日星期日,我们由冰箱上的透明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父亲的黑眼圈已完全褪去。到了星期一,父亲眼睑下面开始出现红润的肤色,看在家母眼里,叹为希有,因为跟家母以前所看到过的临终景象完全不同。星期一中午,已将所有父亲的后事安排妥当,我与小姑及小女儿三人便先行返回台北。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星期二,二姐夫、二姐的婆婆(住南投县水里)与其亲近的师父一行数人来家里为父亲诵经念佛,师父经由家母描述父亲整个念佛往生的过程,亦相当赞叹!同时师父亦表示,来家里的整个感觉是,气氛相当祥和宁静,完全没有阴森的感觉。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七日星期六,全家由台北返回中兴新村参加父亲星期日的家祭仪式。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九星期一下午,我与二弟到火葬场捡骨,因为我们不懂得什么是舍利,于是便请教火葬场捡骨的师父,结果捡骨师父由父亲的骨灰中捡到散在全身各处的舍利,于是我们只捡了一些回来,主要是希望给家母作纪念,一方面让家母安心,一方面也加强家母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心。当时捡回来的舍利,是淡淡地很柔和的蓝色,因为事先没有准备容器,所以就临时拿了一个小小的压克力容器装著。一九九八年二月中旬,由台北请了一座舍利塔带回中兴新村放置父亲的舍利,发现父亲的舍利已由原来的淡蓝色转变为橘红色。

六、助念前后的感应事迹

在整个从开始准备为父亲助念到助念圆满之后这段期间,还有几件事值得与大家分享。

助念前

一九九七年底,家母来电告知,父亲说他要走了,又时常晚上不肯关灯睡觉等,种种表现及迹象与书中所提及的临终人的行止相当吻合,于是我开始念《无量寿经》并将此一功德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有一天早上大女儿(小学五年级)起床告诉我说:‘妈,我昨天晚上作梦,梦到阿弥陀来接走爷爷。’我问她:‘你梦境中的地点是在那里?’大女儿说:‘在婆婆家(孩子都叫家母婆婆 )。’我再问:‘你看到的阿弥陀佛是什么样子?’大女儿回答说:‘全身金光闪闪的。’我又问:‘当时还有什么人在场?’大女儿说:‘你和阿姨跪在爷爷床前帮爷爷念佛,阿弥陀佛要来接爷爷,你们要帮爷爷穿鞋,爷爷说不用。’这是在父亲病重,我们还没有回去助念前,大女儿梦到父亲由阿弥陀佛接走的景象。

助念期间

家母告诉我,在我们还没回来念佛之前,父亲是全身不知名的痛,只要轻轻随便碰到那里就痛得不得了,听到父亲的哀叫声都会心疼,换衣服换尿布时更是痛得不用说了。但自从我们回来二十四小时不断念佛之后,父亲的病痛减轻很多,上半身可以自由活动,换尿布时不会哀叫疼痛,甚至到了星期五往生那一天的早上,父亲下半身也可以活动,会自己翻身,最后父亲的睡姿是右手支著右脸颊附近,脸右侧著睡(后来由师父口中得知,这种睡姿称为吉祥卧)。

同时,家母也告诉我,在我们还没回来念佛之前,父亲一直叫好冷,盖很多被子还是觉得冷。但自从我们回来二十四小时不断念佛之后,父亲已不觉得冷了,而且有时还会告诉我们说他好热。有时发现他的手心几乎是烫的,我还很耽心是不是发烧(因为当时医院的检查结果,白血球是一千三,表示很低,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所以很怕是发烧现象)但摸摸父亲的额头,又没有发烧的迹象,所以父亲应该是在佛号声中身体变得暖和了。

此外,由于回去为父亲助念时,助念的事第一重要,所以那几天完全没有打电话回台北问家人的生活起居等状况。直到星期五(一九九八年一月九日)晚上,才与台北的家人联络。大女儿在电话中告诉我:‘妈,我昨天梦到爷爷被鬼抓住,然后我和你就一直念阿弥陀佛,念到那些鬼刚开始是捂著耳朵,到后来就慢慢消失不见了。’这真的是很不可思议的巧合,星期四那天晚上的确最为紧张,但是我并没有打电话向台北家里叙述情况,何以大女儿会有如此的梦境,而且还在梦中协助念佛。

妹妹在星期五(一九九八年一月九日)的时候也告诉我,星期三半夜时他睡不著,在客厅坐著,当时是由小弟在父亲房间值班助念,我与小姑在另外一个房间休息,但妹妹竟然听到自父亲房间传来为父亲助念阿弥陀佛圣号的女众声,当时妹妹意识很清楚,她也分辨得出那不是我的声音。同时在客厅外的院子中,也有很多人一起念佛的佛号声。星期四我们清晨来接班时,发现小弟正趴在桌上休息。事后我问小弟有没有听到念佛号的女众声,小弟说没有,而我猜想可能是小弟睡著了,所以有另外的助缘,为使父亲念佛不中断,而在那一段时间为父亲助念。

助念圆满后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二日星期一,我将父亲的后事一一安排妥当之后,先行北返。隔天早晨小儿子(小学一年级)起床告诉我:‘妈,我昨天梦到阿弥陀佛来接走爷爷。’我问他:‘你梦境中的地点是在那里?’小儿子说:‘在婆婆家客厅,你正在帮爷爷念佛,阿弥陀佛就从佛像中走出来,说要带走爷爷,要我们不要难过。’

约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五号左右,妹妹由南投打电话给我,除了讨论一些父亲的后事安排之外,妹妹还跟我说:‘三姐,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诉你,这两天,每天一到下午时间,就有一阵风是从爸爸房间的院子那个方向吹来,而且也有满多小鸟来到父亲房间窗口前的那两棵树上,好像是爸爸回来看我们似的。还有,佳佳(是妹妹的女儿)有一天起床告诉我说:‘妈,我昨天晚上梦到我和爷爷在一个好漂亮好大的房子里。’’以上两则是在父亲往生后,小孩子梦到的景象。

阿弥陀佛慈悲安排

这一次为父亲助念往生的经验,也让我深深体会到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兹纪录以下几件事与大家分享。

在父亲读诵经典两年半之后,父亲开始将佛法在聊天中介绍给他较亲近的同事朋友。其中有一位住在南投县南投市的张伯伯,我的印象最为深刻。家母告诉我:‘张伯伯对爸爸真的是没话说,时时刻刻关心著爸爸的近况。’后来张伯伯也生了一场病,父亲特地由中兴新村打电话到台北给我,要我在华藏图书馆为张伯伯请《无量寿经》、阿弥陀佛圣像、念佛机等(就是我曾经为父亲准备的一整套东西,也给张伯伯准备一套 )。还跟我说好,等我下次有时间回去时,一定要亲自送到张伯伯家。放长假时,我带著父亲交待要为张伯伯准备好的东西回家,并与家母亲自前往张伯伯家将东西送到(父亲由于行动不方便,上楼梯脚会痛,所以父亲没有去,而是先与张伯伯电话联络 )。在父亲往生的前几天,父亲早晨起来告诉家母,他梦到张伯伯救了他,但也没说详情。一九九八年一月六日星期二早上,张伯伯来家里探视重病的父亲,并嘱付家母应将父亲送往医院求医。当天中午家母请了救护车送父亲到医院,下午妹妹由医院打电话来告诉我父亲已重病住院,我才发现事态严重,不能再拖,于是才打电话请同事帮我处理学校的事,我和小姑才能顺利成行。若不是父亲人在医院,我不会体验到父亲已病重如此,就不可能及时赶回家。而这些因缘世事,与父亲梦到张伯伯救了他,却不谋而合。父亲曾经在病床上告诉家母,要我准备十万元寄回家。后来父亲的后事费用,加起来约莫是花了十万元再多一些。

星期二(一月十三日)回到学校上班,在研究室的桌上看到一张开会通知,开会日期是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四日星期三,我真的深深体会到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很善巧地选择在一月九日星期五接走父亲。不但让我们有充分的时间为父亲再继续助念二十四小时,同时还有充裕的时间为父亲处理完所有的后事,返回台北后没有耽误到所有的公事,包括我原来心中最挂碍的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六日星期五下午的那一堂课。

七、临场助念经验交流

整个助念过程中,其实我们也曾遭遇到一些问题或者是困难,有些是我们在过程中勤与廖居士电话联络(而且每次很幸运地,都能与廖居士联络上)而获得解决,有些是我立即以书中教导的方法处理,有些则是我与小姑很快达成共识,而能如理如法地为父亲助念。向廖居士请教的问题,前已详述,此处不再重复。此处即以前未述及的几件事与大家经验交流。

万缘放下一心念佛

其实在准备为父亲的助念过程中,也曾听说过诵《地藏经》对父亲会有帮助,所以就与小姑讨论著是否暂时放下《无量寿经》,而先转念《地藏经》。几经讨论之后,小姑提出他的看法:‘我们一开始就是念《无量寿经》,《无量寿经》经文已熟,还是止不住妄想杂念,而《地藏经》未念过,到时候妄念止不住还念得绕口,读经功德会大打折扣。’这么一个观念提出来,答案就很明显了,我们仍是守住我们的《无量寿经》,守住我们的佛号。

父亲星期三虽然肯念佛、肯往生,但因时常会有不知名的抽痛,而且每次都是痛得很厉害,我看在眼里真的很心疼。当时我就跟小姑说:‘我们各自来念诵《无量寿经》,并将此一功德回向给父亲。’小姑起初应允了,但到了星期四,小姑想想之后又告诉我:‘我们应该专念阿弥陀佛,因为阿弥陀佛这四字洪名很短,容易摄心,比较容易兼顾到临终人的状况。而《无量寿经》因为经文长,念一遍至少也要四十分钟,若还要注意临终人的突发状况,这样分心念的结果,七折八扣功德力量会小很多,我们还是专心念阿弥陀佛四字圣号。’自此以后,我们的心更专心一意地定住在这一句佛号上。这些观念的修正,对我们为父亲助念有著相当大的帮助。

对家属的开导

此外,还有一个经验也可提供念佛人作为参考。一九九八年一月七日星期三,家母想到父亲生命垂危,泪如雨下不能抑止,我则赶紧前去安慰家母。家母当时表示,也很希望父亲的病能好转。我则向家母解释道:‘妈,如果爸爸的阳寿未尽,我们专心为爸爸念佛,爸的病一定会好起来。如果爸爸的阳寿尽了,我们专心念佛,爸爸可以有一个很大的助缘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我们千万不要为了求爸爸病好才念佛。现在爸爸的病中情形您最了解,假使我们求父亲病好,父亲真的病好了,可以再多活五年十年,但五年十年以后,爸爸和你的身体状况一定都不如现在,万一有个病痛谁照顾得动。况且这一次机缘难得,正好快要学期末了,再加上我请同事帮我安排学校的事,都能顺利安排妥当,我才能回来为爸爸助念。若不是在学期末,我虽然心想回来,但是因为有课要上,我可能也无法回来。或是无法找到适当的人代班,也是无法成行。除此而外,要不是知音(我的小姑)现在正好是辞掉工作在家专心念佛,她也不可能有时间跟我一起回来为爸爸助念。错失这一次机会,下次爸爸要往生时,要是大家都在上班,就无法前来助念了。妈,我们全家人要一个心念,就是求爸爸临终正念分明,句句弥陀圣号,念念西方净土,这样的力量才会大。妈,我们千万不要被爸爸的冤亲债主利用了,千万不要难过,因为一掉眼泪就是送爸爸去六道轮回啊!我们要很专心地为爸爸念佛。我们全家人只能有这一个心念,求阿弥陀佛来接引爸爸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家母在助念期间约有三次很伤心的情况,我都是以上述的方式来让家母信心坚定。

亲人助念对亡者的利益

在整个助念过程中,刚开始父亲不肯去西方极乐世界,有好多挂碍都会一一说出来。因为父亲说的国语有大陆乡音的腔调,我从小听习惯了,所以如果正好是我值班助念时,我可以了解到父亲的意思,可以马上将父亲的挂碍加以开导疏解。而如果当时正好是我的小姑值班助念时,则发现一个现象,小姑有时无法听懂父亲的意思,而无法立即与父亲作沟通。就此点而言,家人助念开导,对临终之人放下心中挂碍是有帮助的。而且一如廖居士所说的,在为父亲助念的整个过程中,真的是得佛力加持,自己没有掉一滴点眼泪。

八、后记

这一次父亲往生的机缘,使平时未曾接触佛法的弟妹,能因协助父亲往生而念佛,家母亦全心为父亲助念,家中气氛异常和睦。自从父亲往生之后,我一直在想,父亲今天能顺利往生,完全是符合《佛说阿弥陀经》里面所说的:“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父亲一生从未参加过任何法会,也未去过任何一个道场,以七十五岁的高龄才初次接触佛法,就肯读诵《无量寿经》,且能持续三年不中断,真的可以说是善根深厚。而父亲将我们五个不是他亲生的子女抚养长大(以前每当开学要付学费时,父亲还得先跟人家借钱来缴学费 ),生活起居上及教育上尽可能满足我们的需求,这应该算是修善积福。而在因缘上来说,我能够心无挂碍地放下手边的工作(包括自己子女一切生活起居的照料由同修负担、学校事务能妥善地找人代理 ),小姑又主动表示愿意协助等,真是很难得的机缘。

同时,我们家人的心念一致也是相当重要的。曾经在社区聚会的场合(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日星期五晚上的社区活动规划会议中 ),将父亲往生的经验与社区家长分享时,有位也是修行很好的邻居问到我一个问题: ‘你的兄弟姐妹大家都学佛吗?’

我告诉邻居:‘我们家共有七个孩子,上面五个是原来爸爸的子女,下面两个是现在这个父亲的亲生一女一子,是自己在深入地了解佛法之后,将佛法介绍给父母亲的。’

邻居又问:‘那你在为父亲助念时,你的兄弟姐妹意见都一致,都没有碰到障碍吗?’

我老实地回答说:‘当时我已确定要回家为父亲助念时,家母曾经问我,要不要找二姐、二弟回来?’我告诉家母:‘助念的人要心无挂碍,专心一意地念佛号,才能对爸爸产生真实利益。二姐、二弟都有工作在身,也不是说请假就可以请假的。何况念佛不在人多,而在助念人的至诚恭敬心,所以我们暂时不要通知他们。一切都随缘,由佛菩萨来安排,我们只要专心念佛就好,所以当时兄弟姐妹们并没有都回来。因为妹妹原来就跟家母住,当时也没有上班,所以她一直在场,也随时提供我和小姑支援。主要是吃饭时间或我与小姑皆需休息的空档,则由她在父亲身旁值班。’

邻居再问:‘那你的父母亲完全都听你的吗?’我很肯定地点头的回答:‘嗯!大概是因为平常家里有什么需要,都是与我联络,大部分也是我在提供他们支援。而且在将佛法介绍给父母亲之后,我更频繁地与家里联络。不一定有时间回家,但较以前更常打电话回家嘘寒问暖,父母亲都觉得我学佛之后比以前孝顺,比以前了解他们,所以他们有事一定找我商量,我提供的意见他们也多半会采纳。譬如说在父亲病重时,我在电话中告诉家母,现在家中最好不要再开电视,只能有念佛机的声音。同时希望家母要更精进地念佛,将此念佛功德全部回向给父亲,最好能拜佛替父亲忏悔,消除父亲的业障。我的这些对家母的建议,家母全都有照做,这对父亲也是很重要的助缘。’

这一次为父亲助念的经验,也深深体会到起心动念的力量不可思议。虽然自己从来没有在佛菩萨面前正式许愿,希望能在父亲临终时为父亲助念。但自从发现佛法的究竟圆满之后,除了积极引导父亲念佛之外,自己心里也常想,希望将来能为父亲助念往生,亲自送父亲一程。而由这次父亲往生的整个过程当中,事后回想时发现,父亲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底就透露讯息,让我在台北有充足的时间做好助念前的准备工作。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在佛教文物流通处请好所有的必备衣物及用品,一月五日又能亲自向廖居士请益,一月六日得知父亲病危,即立刻赶回去为父亲助念。为什么所有事情时间上都安排地如此巧妙,这是我无法解释的。净公上人讲经时曾经提到过,我们娑婆世界众生的起心动念,在西方极乐世界的诸佛菩萨都了然于心,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次能为父亲助念,自己似乎对净公上人所讲的这句话有些微的体会,而且也更知道为什么净公上人在讲经的场合中,时常劝勉我们起心动念都要是善念,不能是恶念,当然工夫再高一点,能做到净念是最好,净念就跟诸佛菩萨相应。

在为父亲助念的这整个过程,个人还有一个相当深的感触,深深觉得父亲是活的佛菩萨,他以自己的病痛来教导我们要专心念佛。父亲有时痛得不得了,他会咬著牙将阿弥陀佛四字圣号念出来,当时我看在眼里真的是相当感动。在父亲断气后再为父亲助念时,突然有一个想法闪过脑海,原来阿弥陀佛是以数十只小鸟的示现方式告诉我他来接走父亲,后来每念一句阿弥陀佛佛号,深深体会阿弥陀佛真是慈悲到了极处,他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方便殊胜的法门,只要我们肯念佛,佛一定来接引我们。

净公上人数十年来以各种善巧方便的讲经说法,苦口婆心地劝我们念佛,告诉我们念佛是因成佛是果。《无量寿经》里面有一句话说“假令供养恒沙圣.不如坚勇求正觉”就是勉励我们学佛同修一定要抱定今生成就的大愿,才能真正报答佛对我们的恩德。我们能于此生遇到念佛法门,闻到净公上人的说法,真的是无上因缘,应好好把握,使这一生不致空过。

最后,个人仅以至诚恭敬心感谢曾经提供协助的每一位善知识。净公上人及华藏图书馆的诸位师父、默默编印、编录及助印、助录净公上人讲经录音带的四众同修,廖居士、我的同修、个人的学校同事及小姑等等等,谢谢您们,阿弥陀佛!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华周易算命网 ( 蜀ICP备12016920号

GMT+9, 2018-7-22 02: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