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算命
八字算命排盘
六爻算卦排盘
玄空风水排盘
奇门算命排盘
免费在线算命
八字算命板块
周易算命板块
面相手相算命
风水算命板块
奇门算命板块
取名起名建议
八字算命资料
周易占卜资料
面相手相资料
风水堪舆资料
奇门算命资料
紫薇斗数资料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八字算命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30|回复: 0

第二章、怒的火山卍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 20: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无垢净光:水莲-因果启示录》

  第二章、怒的火山


   
  水莲——因果启示录 · 怒的火山
  水莲—因果启示录
  今生今世有着怒习气的人,前世(业力),也有着怒的习气。怒,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无明情绪;有怒习性的人,就像胸中有一股无明怒火,随时都准备要发泄,而导致这怒脾气的,是由“业力”(前世)和“习气”或“个性”相互招感所致,当“因”“缘”具足,由怒造成的恶报,就加速形成了。
  ●难移的习性●
  怒,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情绪,有怒习性的人,就像胸中有一股怒火,随时都准备要爆发。
  有一个中年男子,耳朵重听,且有严重的耳鸣,他深受耳疾的痛苦,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了,也就是大概刚三十出头,他就深受耳疾的困扰,可以想像,重听和耳鸣,虽然不是一种多么严重的病症,但重听会严重的阻碍他和别人的沟通,让他无法轻易的随时听闻他想听的,耳鸣,会严重的干扰他自己的情绪,让他随时都无法躲避他不想听闻的声音!
  对一个正逢青壮年,事业刚待起步,美好人生正展现在前的人来说,罹患这么一种不大不小,却足以令他颓丧与沮丧的病,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而巧合的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病症,一种是想听听不到,一种是不想听却又不得不听,两种性质迥异的病象,却巧合的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出现。
  这位中年男子,是一个脾气甚大的人,他的胸中好像有一座怒的火山,随时都准备要爆发,而导致这种怒脾气的,不是由于疾病的困扰,而是“习气”!
  “这个今世有着怒习气的人,前世,同样也有着怒的习气。”水莲斋主说。
  在前世,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但脾气极大,颇难侍候,动不动就打人耳光,不止家里的佣人动则遭殃,在外,也仗着财粗势大,动不动就打人耳光,因此,在一生中,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耳光,但除此打人耳光的“嗜好”外,心地并不坏,也颇孝顺。
  这样一个前世喜打人耳光,今生罹患耳疾的病症,颇符合因果律的回向性和同质性。
  但这个例子有一点要注意的是,这个中年男子之所以罹患不算轻的耳疾,与其说完全是由“业力”的作用,不如说是由“业力”和“习气”或“个性”相互招感所致,因为这个男子,前世由于怒的习气,常打人耳光,当造下这样的业“因”后,今世由于怒习气未改这个“缘”,当“因”“缘”具足,耳疾的“果报”,就加速成形了。
  因此,可以说,如果这个男子,今生能够稍改怒的脾气,那么,耳疾的程度当可减轻,或做某种程度的转化。
  但如果以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男子在前世因有那么强烈的怒习气,当这么强烈的习气“遗传”到今世来时,也就不是那么轻易的就可改善了,因此,以这个角度来看,今生之所以会得这么严重的耳疾,也是有着某种的“必然”性!
  一个人的“命运”也是这样,因为命运的形成,是由于过去的“业力”和今世的“个性”,交织而成。
  很多命运(或业力)上“注定”要发生的事,常常是藉着个性里的一些特质而显现,好的命运,常藉着良好的个性特质而显现,不好的命运,常藉着不良的个性特质而显现。
  因此,与其说,个性造就一个人的命运,不如说,命运藉着个性的特质,而显现出它欲显现的面貌。
  业力也是一样,业力要显现出来,往往需要“缘”的桥梁,而我们个性里的某些特质,往往是业力显现的最好桥梁和媒介,也就是说,我们的个性特质,提供了业力成熟最好的环境和条件,是业力最好的“助缘”!
  所以说,我们的个性,不只在宿世以来,制造了不同的业力因缘,也为业力的成熟(或命运的形成)提供了理想的环境!
  就像前述的中年男子,因为在前世有着那样怒的习气,以致造了打人耳光的“业力”,又因为他今世依然强烈的怒习气, 所以这样强烈的怒习气,就为他前世所造的“业力”,提供了最佳的成熟条件和“助缘”,所以自然有了得严重耳疾的“命运”!
  当然,不止我们的个性和习气,会从今生“遗传”到来生去,就是我们今生的兴趣嗜好、才华、人格特质等,也会随着今生发展培养的程度而带到来生去!
  而这种兴趣嗜好、才华、人格特质等等不同的显现,在小孩子身上尤其明显,但传统的主流派学者却认为,在一个人身上所显现的一切,不管是人格特质,兴趣嗜好等,都完全的可以用“基因”和“环境”的影响来解释。
  ●“基因理论”对习性的解释●
  基因学者告诉我们,一个人所显现的某种独特的特质,纵使在家庭中没有其他人有相同的性质或倾向,但仍可把这种独特的特质,解释为是我们极远的、或甚至“想都想不出来”的祖先的“基因”所遗传的!
  因此,以这种基因理论来看,我们每个人所显现的某种独特的特质,都决定于孕育我们的受精卵,而受精卵却是由精子和卵子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成的,由此类推,我们的父母所具有的染色体,也是由他们各自的父母在受孕时(或受孕前),其精子和卵子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来的!
  所以,依照此种理论,一个人所具有的“独特性”,是由父母的染色体的“随机配对”所造成的,而父母的独特性和染色体,也是由他们各自的父母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成的,以此可以类推至无穷远的世代。
  所以,一个人之所以有“独特性”,按照基因理论,那完全是一种“机运”(Chance),一种“基因重新洗牌的机运”(Thechance shuffling of genes),就好像牌局上,重新洗牌后,我们手上所分配到的一组牌!
  基因理论,确实精密有条理,但当任何一个“被洗牌洗出来”且有着“独特性”的个人,当在思索这个问题时,恐怕在理解中还会带点“惘然”吧!
  ●“环境理论”对习性的解释●
  另一种主流派学者用以解释人的独特性,或人格塑成的影响因素的就是“环境”,长久以来,不管是“精神分析”或“行为主义理论”的拥护者,尽管彼此在理论上有严重的冲突或歧异,但他们都一致同意,在一个人出生的前几年里,所受到的外在环境影响,将会对一个人的人格塑成或以后的一生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就像发展心理学者所主张的那样,他们认为,每一阶段的发展,都将影响次一阶段的发展,而在人生中,最重要的“定形”阶段,大约在三岁左右就已发展完成,最迟也不会超过六岁,也就是说,大约在三至六岁时,一个人的“独特性”,包括气质、体质、智慧等就大致发展塑造完成,往后,只是小幅度的变动或修正而已。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令发展心理学者极为震惊的是,尽管他们已经将人的“定形期”,远远的往前推至出生后的几周或几天内所受的影响,但仍不足以解释每个人所具有的“独特性”,因为他们发现,即使在刚出生的婴儿身上,也有着各自不同的行为模式,而他们却无法解释这些不同行为模式出现的缘由,所以只好再往前推进,甚至现时已将重点放在婴儿在母体时所受外在环境的影响,和婴儿出生后行为模式间的关联性的研究!
  发展心理学的这种进展是必然的,代表研究方向的正确,但往后的“阻碍”也是必然的,因为只在“今生”上做研究,“今生”就是最大的阻碍!
  同样,以基因理论来解释人的所有特质的来源,是极尽物质科学研究的极至,但基因理论就好像一个盾牌,把人类所有可以解释和所有无法解释的一切行为,都推向盾牌的背后,那就是基因理论的基础—“基因重新洗牌”的“假设”理论上,但我们却不禁要问,是“谁”在让基因重新洗牌的,或决定基因要洗成什么牌的那只“手”究竟是什么?
  当然,以前世今生的习性遗传,来解释每个人不同于父母或祖先的“独特性”,并不是要用以否定“基因理论”或“环境理论”的一无是处,因为基因或环境理论,在解释人的行为上,仍有着不可否认与抹煞的“现实”优势。
  而我们以前世今生的习性遗传,来解释一些此两种理论难以解释,或无法解释的行为或现象,正好是对此两种理论的一种“超现实”的补充,而不是欲对上述两种理论的完全否定或代替!
  ●难以解释的“天份”●
  在许多小孩子身上,尤其可以看到一些难以解释的才华或特质,而此种似乎“天生”的才华或特质,如果以“现实”的基因或环境理论来解释,是极为牵强或丝毫不通的,因为从这个小孩子的家人或环境方面来看,都难以找到足以造成此种才华或特质的影响因素,但如果以“超现实”的前世今生来看,就可轻而易举的理解了!
  一些杰出伟大的音乐家,如巴哈、莫札特、贝多芬等,对于他们杰出的才华,不需以“前世今生”来解释就可理解,因为他们的父亲都是音乐家,“基因”与“环境”加努力的现实解释,就足以让他们展露出伟大的才华了。
  但也有一些伟大的音乐家,是无法以基因和环境来解释的,像德布札克的父亲是个屠夫,孟德尔颂的父亲是个银行业者,至于韩德尔的父亲则是一个理发匠,上述的音乐家不只先天的基因不足,而且后天的环境也失调,能够让他们出人头地的,光是“努力”一项,实难以解释他们的成就。
  其中,尤其是韩德尔,更具有启示性,因为韩德尔的父亲,不只没有音乐细胞,而且当韩德尔在儿童时期显露出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和兴趣时,不只没有加以启迪,反而百般加以阻挠,至于韩德尔的母亲,虽然没有反对,但也没有给予太多的协助,韩德尔身在这么恶劣的启蒙时期,以后还能成其“伟大”者,其非“天份”,又能如何解释呢?
  而“天份”者,不在今生,是在前世!
  ●书到今生读已迟●
  宋朝的黄庭坚,就是一个典型的故事。
  黄庭坚,字山谷,江西省修水县人,他的诗书画号称“三绝”,与当时的苏东坡齐名,人称“苏黄”,黄山谷不止有文名,秉性也至孝,他常亲自为母洗涤溺器,就是后来做了官,也不改其孝行,由于他的孝行,被后人选入二十四孝中。
  相传黄山谷在中进士后,被朝廷任命为芜湖地方的知州,就任时他才二十六岁。
  有一天,当他正在午寐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出州衙大门,直来到某处村庄,看见一个老婆婆站在某门外的供案前,手持清香,口中喃喃自语,类似呼喊某人的姓名,黄山谷趋前一看,看见供桌上摆着一碗煮好的芹莱面,香味飘溢,黄山谷不自觉的端起来便吃,吃完后就走回衙府,等一觉醒来,梦境仍甚为清晰,尤其奇怪的是,嘴里还留有芹菜的香味,他心中虽然纳闷,但并不以为意,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梦。
  等到次日午寐时,梦境又和昨日完全相似,而且齿颊还是留有芹香味,黄山谷不禁甚感讶异,于是他遂起身步出衙门,循着梦中记忆的道路行去,令他诧异的是,一路行来,道路的景致竟然和梦中的情景完全一样,最后终于来到一处人家门前,但门扉紧闭,黄山谷便前去叩门,一位白发的老婆婆出来应门,黄山谷问她,这两天是否有人在门外喊人吃面之事。
  老婆婆回答说:“昨天是我女儿的忌日,因为她生前非常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每年在她忌日时,我都会供奉一碗芹菜面,呼喊她来食用!”
  黄山谷问:“你女儿去世多久了?”
  老婆婆回答说:“已经二十六年了!”黄山谷心想,自己不也正是二十六岁吗?而昨天也正好是自己的生辰,于是更进一步问这婆婆,有关她女儿在生时的种种情形。
  老婆婆说,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在生时非常喜欢读书,而且信佛茹素,非常孝顺,但就是不肯嫁人,后来在二十六岁时,生了一场病死了,当死的时候,还告诉她说一定会回来看她!
  等黄山谷进到屋里,老婆婆指着一个大木柜告诉他说,她女儿平生所看的书全锁在里头,只是不知锁匙放到哪里去了,所以一直无法打开。
  奇怪的是,黄山谷那时突然记起了放锁匙的位置,依记忆果然找出锁匙,等打开木柜,在里面发现了许多文稿,黄山谷细阅之下,大吃一惊,原来他每次参加考试所写的文章,竟然全在这些文稿里,而且一字不差。
  至此,黄山谷心中已完全明了,这老婆婆就是他前生的母亲,于是将老婆婆迎回州衙,奉养余年。
  后来黄山谷在衙州后园,建造一座亭园,亭中有他自己的刻像,并且自题石碑像赞曰:“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
  从这首像赞,似乎可以证实这个转世故事,可能确有其事。
  而明朝的进士袁枚,也在听闻这个故事后,不禁发出:“书到今生读已迟”的感叹。
  当然,袁枚“书到今生读已迟”的感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一个人对事物的兴趣、技艺、才能、才华,如果培养到某一种强烈或优越的程度,在来生,常常能秉持前世的基础,而能有着较为优势的“延续”作用,但如果只是秉持前世的基础,而不再继续学习开发或自我突破,那么,今生大概只有“已迟”的感叹了!
  至于,故事中所说,黄山谷今生所写的文章,和前世“完全一样”或“一字不差”的描述,大概是传闻的言过其实了,只能说,以文章的架构,或思想、观念方面来看,可能有着极为高度的类似性而已罢了!
  当然,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不只一个人的兴趣嗜好、才华,如果培养到某种的程度,会延续到来生去,就是一个人的个性、人格特质、观念思想或信仰,如果培养到某种强烈的程度,也同样的会延续到来生去,就像黄山谷学佛和孝顺的本性,显然就和他的前生有着极大的关联性。
  ●小女孩的报复●
  对一般平凡的人来说,很少有人在一生中没有做错事的,也很少有人在一生中完全没有做过所谓好事的,所以,人的行为常常就在善善恶恶中交缠着,极难去划分所谓完全的“好”与“坏”,虽然如此,因果律却是条理分明,丝毫不紊乱的,不管是极细微的所谓“善行”或“恶行”,因缘成熟了,都将得到它应有的报偿!
  水莲斋主,就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有一个中年妇女来找她,这妇女身材中等,个性稍强,但人很诚恳,也有很虔诚的宗教信仰。
  她来找水莲斋主,并不是为了她面临到多么重大的情绪上的痛苦,也不是为了她身体带有什么重大的疾病,她来,是因为她的脚长期浮肿,膝盖肿痛,且脚筋不时的抽痛着,这样的小病,虽然不至带来太大的痛苦,但使得她的行动迟缓不便,尤其在膝盖处,每当要做跪拜动作时,总是常常痛得让她无法再进行下去,虽然看遍了医生,做过各种治疗,不只没有起色,情形反而愈来愈严重。
  她在宗教上有着极为虔诚的信仰,因此,她相信,一定是在某个前世,她做了什么错事,才会导致今天的报应。
  当水莲斋主凝观她的腿部时,渐渐的,在她的膝盖处浮起了几张脸,几个十七、八岁小女孩的脸,她们显然有着很强的怨气。
  当一个人有着某种因果的缠绕,而显现某种的病症或病象时,这些病症常常并非可以靠病理上的治疗而痊愈的。
  水莲斋主说,因果是有期限的,而在这因果缠绕的期限里,除非是从因果或心灵的层面来解,不然,病理的治疗只是表象,而不是根本,表象的治疗不是无效就是短暂的有效,好了一定还会再复发!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那么这桩腿疾的冤债从何而起呢?
  水莲斋主说,这桩冤债要远溯到元朝时,那时她是一个男子,在一个官宦人家当管家,因为非常的尽忠职守,很博得主人的信任,但不免为求好心切而严厉过度,有时下属或仆人偶有过失,就予以打骂处罚,绝不宽贷。
  有一次,几个小婢女做错事,这位管家愤怒异常,就施予严厉的体罚,因此导致这几个小婢女手脚严重的受伤,甚至脚都被打跛了而无法行走。
  因为长期严厉的管教和那次导致终身伤害的体罚,让她们一生怀恨在心,而这股怀恨的怨气,是那么的强烈,以致当因缘成熟时,该讨的还是要讨,该受报的还是要受报!
  以因果律的回向性来说:“当你怎么做,你就会如你所做的那样。”这位妇人,因为在前世让别人遭受行动的不便和痛苦,因此今世也要遭受同样的不便和痛苦!
  以受害者的痛苦记忆意识来说,一股强烈怀恨的怨气,让她们必须报复腿瘸的痛苦,也因此造成了这位妇人相同部位的不便和痛苦!
  如果撇开小女孩前世的怨气和妇人此世的无辜,单从妇人前世身为管家的“怒”,和她此生仍然“爱发脾气”的习气来看,我们,对于我们这个个体的“习气”,究竟了解了有多少,又尽了多少应尽的责任呢?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华周易算命网 ( 蜀ICP备12016920号

GMT+9, 2017-12-17 19: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